目前俱乐部的困难不仅仅是运营一线队,还包括多线梯队——这些年梯队培养了不少人,国字号U21去克罗地亚,申花去了5人,国家队征调申花又送出5名国脚,如Guǒ此前连续数年的投入,恐怕也难Yǒu现在的产出。此外,申花还有女足,同样需要资金供给。青训是未来,而Rǔ足Yě是申花当年为了配合足协要求配置,现在足协虽然不把拥有女足球Duì当成准入审核的条件了,但申花方Miàn也不想就此放弃女足。

  

  金元足球Diān峰时期,申花在Zhōng超的投入算是中游,大概需要投入7-8个亿,如今低谷期一年下来也要上亿。随着疫情带来的经济困难加剧,Shēn花管理层甚至已经开始动用个人资金垫付球队的RìCháng运营,但Zhè依Rán只是杯水车薪的权宜之计,没有投资Rén出资,仅靠管理层垫付支出,要从根本上解决球队的困境显然不切实际。

  申花俱乐部正深陷在股改夹缝中,Tā们需要得到准确指导,到底是否进行股改?还是绿地集团未来继续独立支撑?这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。从俱乐部Jué度来说,目前唯一能够指望上的钱,是中超目前有球队依Rán拖欠申花几千万球员转会费,如果这笔钱能拿到,申花应该能过7月31日这Yī小关。如果拿不到,那后果就不好说Liǎo。

  目前绿地集团虽然面临经营困难,但是如果股改方Xiàng明确,或者说,改与不改能够给所有人一个比较明确的方向,一切反而简Shàn——如果改,那就尽快;Rú果Bù改,还Shì由绿地完全掌控,至Shào能把目前球队的问题如何解决做出一个规划,不论是时间上还是方式上,至少有逐步Xiè决问题的可能。

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,申花俱乐部2021赛季及之前欠薪薪总额的30%,是一笔不菲的资金,深处股改Jiá缝中的申花俱乐部,不知道该向谁求助,是母公司绿地集团?还是承诺帮助完成股改的上海市。Yīn为自Cóng2019年伊始,申花就接到了来自于绿地集团的通知,Xiǎng应足球发Zhǎn规划的号召,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,准备进行股改(股改在中国足球领域,特指Shì指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),可是年复一年,股改Mò来,俱乐部的运营费用却MòLiǎoZhuó落。

  07月17日讯?据《足球》报的消息,7月31日是中国Zú协限定的第Yī个中超俱乐部解决欠薪的节点,未在7月31日前完成Cháng还不低于2021赛季及之前欠薪总额30%的Jù乐部,中国足协将禁止其在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,并处罚Kòu除联赛积分3分。目前中超各队都在努力解决这Gè问题,也有少部分球队为筹措资金发愁,比如上海申花,就存在可能因无法偿还约定欠薪而被扣分的风险。

  在等待过程中,不管是绿Dì集团还是申花俱乐部,都想知道股改工作何时能够落到实处,也分别向有关方面进行过询Wèn。上Hǎi市分管体育的有关Lǐng导表示,Zhè项改革需要在一个有关方面指导性文件的整体覆盖下才能开始,而这里说的有关方面,显然不仅包括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,毕竟股改不仅仅是涉及足球,还要涉及到城市里的企业,更牵扯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等概念。

  来源: 新浪微博

  “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”的提法,2015年就有了,但到2019年,才有职业足球俱乐部陆续开始试探性进行——当金元足球散场落幕,俱乐部Gǔ改和引入多元化股东被视为化解金元足球风险的好办法,Rán而巨额债务是股改的最大障碍,同时疫情原因以及经济形势下行又导致股改工作举步维艰。

  

  但Mù前缺少指导,也不知何时才能有实质性推动的局面,申花俱乐部只能等待,“熬着”等待。